Tag Archive: 超高层结构

post by cjc | | 1

工程介绍-宁波环球航运广场主楼

之所以与大家分享这个项目,有两个原因:一是个人比较喜欢这种结构体系,简单、传力明确;二是这种结构体系设计中,施工加载过程是不可忽略的。结构传力路径直接由施工过程确定。

宁波环球航运广场,结构屋面高度251.5m,主楼平面尺寸为72x33m。采用混凝土筒体和桁架构成的巨型结构体系。两侧混凝土筒体相当于两根大柱子,桁架则相当于架设在柱子上的横梁。

两个混凝土巨型筒体位于建筑平面两侧,沿建筑高度布置有4道巨型桁架,分别位于6~7层(总高10.7m)、19~20层、30~31层、39~40层(高度5.4m)。四道桁架跨度49.2m,分别支撑13、11、9、11个楼层。屋顶桁架跨越一个楼层,高度4.5m,下悬挂两层结构。

体系的关键问题是:剪力墙筒体与桁架是主结构,而桁架层之间的框架体系是次要结构。次结构将荷载传递到桁架上,再由桁架传到剪力墙筒体,然后再传至基础。两个桁架之间的竖向荷载全部由下面一个桁架承担,即桁架下面一层的柱子对此桁架并没有支承作用。

下面的施工过程示意图可以比较清楚的反应结构的传力途径。

  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>>

post by cjc | | 0

高层结构动力弹塑性分析的几个结论探讨

上周末在深圳参加了“第二届全国超限建筑结构有限元分析讲习班”,其中李志山博士也是主讲人之一。他讲的一些内容我觉得对实际工程的分析挺有参考意义。这里把几个主要结论贴出来和大家一起讨论:

(1)结构的基本周期越大,阻尼的影响越小,包括对位移和基底剪力的影响;

(2)弹塑性分析位移与弹性分析位移的关系(备注:这条是本人根据李博士讲义中的曲线图总结出来的,不是原话。):当塑性发展不是很显著时,塑性分析的第一个峰值比弹性分析要大,后面的峰值塑性分析结果可能会小于弹性分析结果;当塑性发展特别大时,塑性分析的结果较弹性分析的大,原因是结构往一边偏倒,位移不可恢复。

(3)当结构高度小于400m时,一般可以采用双向输入地震波;而大于400m,到500m-600m时,一般需要采用三向输入地震波。

其实我们以前在这些问题上也做过很多比较性的分析,也发表了一些相关论文。但是我觉得李志山博士借助Mathematics软件,用数值方法得到一些有价值的结论还是比较值得借鉴的。

备注:原文日期2011-5-30